论坛 洪城茶座

潇忆往昔.最刚最烈的年华里

54 回复 阅读 55369

风雨潇潇 2022-09-26 15:47 IP归属: 江西省 收藏

系统通知    09-27
我也要奖励
管理员评论:   本帖被小编设为首页推荐,特此奉上0.8元现金奖励。此帖已符合人气赞帖要求,特此奉上1.8元现金奖励。
小引:青春年华,最刚也最烈……

(上贴带宝友们回忆了我的中专生活,入中专那年,正跨过千禧龙年(2000年),谢雨欣的这首新年快乐让我记忆犹新,在本贴故事开始之前,与宝友们再次回味一下这首歌的歌词,以此也表达我对宝友们的祝福~~)



*捧好水杯,进主题,哈哈:
①中专通常是两年理论+一年实践(也就是学校所说的包分配工作)。两年理论学习结束,校长给每人发了一张就业金卡,遵循自愿的原则,分配到广州等地的厂里工作(很多父母帮孩子选择中专,图的就是包分配,听起来后顾无忧)。大部分同学都开始整顿行囊,跟随学校的大巴车踏上了打工之路。

我因为当初入学年龄比同龄人早一年,毕业之时未满16周岁,校长说年龄未达标,让我带金卡回家待一年,等拿到身份证还可以凭学校的金卡就业。

(后来,听几位同学说包分配也就是进厂工作,基本都不是专业对口,大部分人对分配的工作都不满意,陆陆续续返回家或自己在外重新找工作。)

妈妈说让我在家安心待一年,等我拿到身份证她一定带我出去。我只好像上一个暑假一样,跟妹妹在家一起洗衣做饭,打理一些家务事。

②爸爸来县城卖菜有几个年头了。自从妈妈离家外出工作以后,爸爸到处兜兜转转的工作,是奶奶提议说让他跟着四叔四婶来县城卖菜,当时小叔听了也觉得可行,两人就一起跟着来到了县城。四婶娘家是县城的,因有娘家的帮衬,接了县城几家酒店的配送订单,他们出来的早,都有固定的摊位。

爸爸和小叔跟一些流动摊贩挑着担在菜场门口蹲点卖菜,常与城市管理员打游击,到后来菜场再次统一改造,上下两层,许多摊位出租。爸爸不想再做流动摊贩,于是也花90元每月租下了一个稍偏稍小的摊位,小叔觉得卖菜钱难挣,选择了外出打工。

每天,我和妹妹到快临近中午时就去菜场找爸爸拿些菜回家弄饭(哪个菜剩了一点就带回家,那时我最盼着金针菇能剩下一些,哈哈。。。金针菇在那会儿算是菜中奢侈品,进价贵,而且容易坏,爸爸每次都是轻拿轻放。一点金针菇,加一点豌豆再加一点肉丝做成一锅汤,感觉特别美味)。爸爸每天中午回来吃饭并午休一会儿,下午三点左右才去菜场。

然而,这种看似稳定舒心的生活没有持续多久。。。

有一天,爸爸午休完并没有去菜场的意思。
我疑惑的问:爸,你今天下午不去菜场吗?
爸爸说:不去,又没什么人买菜。
我:那菜怎么办,不是会坏掉?
爸爸:坏掉就坏掉。
我心里闪过几丝不安。

第二天,我和妹妹早早的来到了菜场,爸爸看到我们有点惊讶:今天你们这么早跑来干什么。
我笑着说:来帮你卖菜呀!
爸爸轻笑了两声说:呵,你俩会卖啥菜,别帮倒忙,拿点菜赶紧回去。
“还早,我们看看你怎么卖菜,中午再回去。”

爸爸的老顾客看到我俩,好奇的问:Y的,这哪来了两个帮手。
“我的两个女儿。”
“哟,两个女都这么大了,有福有福。”
爸爸听了笑开了花,一边帮顾客称着菜,一边让我俩往边上站。
爸爸称完了一些菜,又把麻袋里的菜往上加。
我看了问:爸,为什么不把这些卖完了再加货。
爸爸说:你懂啥,货卖堆山知道不,说了你们不懂卖菜。

连着好几天我都早早的来到菜场,学称菜,学铺货,学招呼顾客。

(说起卖菜,妹妹已经算是半个老手。四叔他们的菜摊经常忙不过来,酒店订的菜有时会要求挑好、剥好,遇到节假日,天蒙蒙亮妹妹就被四婶叫去菜场帮忙守摊、卖菜、挑菜。四婶娘家与我们租住的地方隔两条小巷,在县城的这几年,妹妹经常去帮四婶带小堂弟,常留在四婶家吃饭。)

我学会称秤卖菜之后,中午爸爸回来午休,我就去菜场守摊,虽然爸爸说中午买菜的人少,但我想,在家闲着也是闲着,能守一单是一单,能卖一点是一点。(其实这点自信是从我在大中午卖出过一个大南瓜开始的,哈哈。。中午虽然顾客少,但还是会有一些从周边乡村远到而来买菜的顾客,少的时候能卖十几二十块,多的时候能卖出五六十元菜)

③骄阳似火的夏天,太阳照的人睁不开眼。
那天爸爸比平常来的晚,人有三急,菜场后有一个茅厕,去那要穿过一座小石桥,比较偏僻,蚊虫也多,虽然石桥这头是人潮涌动的菜场,但过完石桥就是一片荒无人烟的景象,离菜场越远越听不到一点声音。我胆比较小,很少单独一个人来。

如厕完回去的路上,刚走上石桥,我忽然感觉眼前一花,啥也看不见,耳朵也如失聪一般,但内心很清醒,想着那两边无挡又很窄小的石桥,下面哗哗的流水,倾刻间我慌了!我这是要摸瞎过桥呀,关键是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,为何会突然看不见、听不见。

我伸手朝前,凭着印象小步小步的试探方向,平时可以飞奔而过的石桥,却变得如此远,我的心跳一直在加速,担心自己会随时晕倒,或者会掉下河(无论是哪种情况,都将小命不保的感觉……想想哭笑不得)。在我步步小心谨慎之下,我安全的走过了石桥,刚过完桥,突然浑身冒大汗,耳朵听见了菜场叫卖的声音,眼睛也渐渐看到刺眼的阳光。我下意识的摸了摸手,擦了擦额头,除了身上还在冒汗,一切正常。

回到菜摊,刚坐下,爸爸来了,见我满头大汗,脸色不太好,问:你是不是热到了,赶紧回家休息。我把刚刚的经历跟爸爸描述了一遍,爸爸笑着说:这应该是贫血吧,你平常蹲下来会眼前一黑不。我说:好像会。。。

(类似的情况 ,后来还发生过两次:一次是怀孕初期,跟爸爸去菜场买菜,爸爸在前我在后,刚进菜场,眼前一黑,耳边的声音离的越来越远,越来越轻,我知道,虽然我看不见听不见,但别人能听见我的声音,于是我对着眼前爸爸的身影,大声喊:爸,爸,我看不见,等一下我。

隐约中我看到爸爸回头,跟边上菜摊老板把我扶着坐了下来。我感觉到爸爸在跟我说话,但又听不太清,我本能的回应到:我现在看不见也听不清你在说什么,等我坐一会儿,出了汗就会好。果然没几分钟后,我又开始满头大汗,视力耳力逐渐正常。菜摊老板娘也说这是贫血的症状。

另一次是在怀孕中期,说来尴尬,也是跟LG出去逛菜场,LG推着自行车走在前面,经过洪都一段烂泥坑刚要跨过去,又出现了前两次一模一样的情况,我对着LG的背影喊:你别走,我突然看不见了,隐约听见像很小很远的声音,扶着我的手问:怎么啦,怎么啦,怎么好好的看不见了。我笑道:没事没事,我上次回家跟我爸逛菜场也这样,过几分钟就好,先让坐两分钟。等出完汗,LG笑了:你这啥情况 ,吓S人,怎么走个路还会突然看不见、听不见,等下路过诊所问一下医生。

我们跟医生描述了情况 ,医生也说是贫血造成的,还说怀孕中期营养要的多,一定要补点钙,于是开了一瓶钙片。
(从小我对清蒸鱼汤、鸡汤啥的都不感兴趣,大家都说好鲜,我总感觉好腥。后来,为了宝宝的营养,我学着去吃一些对身体有营养的食物,不知道是不是营养慢慢跟上了,自这次之后再没出现过突然眼瞎失聪的情况,哈哈)

④大中午菜场人少,很多摊主聚在楼梯边炸jin花,有我帮忙看着菜摊,爸爸时不时也去围观,开始他只是看看不玩,后来还是跟着大家一起玩了起来。心思也渐渐不在卖菜上,一天打鱼两天晒网。有时在家躺一天,渐渐入不敷出……

一天晚上,我弄好饭叫他起床吃饭,他用手揉了揉头说:我不吃,脑壳疼。
“你是不是感冒了,要不我去给你买点药吧,老这么躺着也不会好。”
“不要,要你买什么药,你会买什么药。”
“我不会问医生吗?你就是头疼吧,还有没有别的症状”。
爸爸伸了伸手,打了个哈欠,接着说:你去哪买药。
我说:这个你不用担心,我和L会去找,那个超市旁边不是有一家诊所。

我们拿着钱,刚要走出房门,忽然灯一黑,全城停电。
爸爸说:到处都没灯,别去了。
我执意说:我去看看,要是路上太黑我就回来。
一路上,店主们点燃了烛光,因为停电,很多人都站在路边聊天。
我和妹妹穿过两条大街来到超市边上的诊所。
“老板,头疼买什么样的药。”
老板看了看我俩问:谁生病了?
我笑着说:不是我们,是我爸,他说头疼。
“哦,是不是感冒了,要不拿两粒感冒药,要好点的还是普通的”。
我说:拿最好的,最好的吃了应该好的快吧。
老板说:那是肯定的,拿这种两块钱一粒的,一天吃一次。
拿完药,我和妹妹一蹦一跳的往家赶。

爸爸见我们回来,笑着问:去哪里买的,这么久才回来。
“路上没灯,走的慢。你赶紧吃一粒,医生说一天吃一次,吃三天,两块钱一粒,我买了三粒……我像个小大人似的不停说着。”

突然爸爸提高了嗓门问:多少钱一粒,两块钱一粒?要买这么贵的干什么,你要毒S我吗?
瞬间我的大脑一片空白,像做错了什么,又不知道自己错在哪,一脸茫然。

爸爸接着骂到:叫你不要去买,你会买什么药,买这么贵,我又没病。
我哭着喊到:没病你躺着喊头疼,医生说这种药比较好,吃了就会好。买都买了,你吃一下看,说不定就好了。

爸爸瞪圆了眼说:吃什么吃,你要毒S我。
我彻底被激怒了,用尽全身的力气吼到:反正药已经买了,你不吃就丢了。

爸爸朝着我的脸扬起手,妹妹在旁边喊:姐,快走。
我流着泪倔起头说:让他打,谁怕他打是波。
爸爸听了,转手往我P股上重重的打了两下。
我眼泪哗哗的流了下来。

妹妹着急的站在一旁,对着我说到:叫你走你不走干啥。我默默的不说话,哭出了声。
妹妹也跟着哭了起来,对爸爸说道:你为什么要打姐,我们走了好几条街才买到的,医生开的药有什么不能吃的。

爸爸停顿了几秒,看着泪流满面的我们说:买一块钱一粒不是同样治病,买这么贵的做什么,听别人瞎说,别人说十元一粒的好,难不成你们就买十元一粒的,说你们蠢就是蠢。

妹妹拉着我的手说:走,我们出去,别理他。
我们站在院子里,时而抬头看看若隐若现的月光,时而用鞋子磨着沙石……
妹妹安慰我说:爸生气的时候你就走,别理他,我都是这样的,他一发脾气我就走,等他气消了再回去。
我抹了抹眼泪说:我就是听着来气,我们给他买药,他说我们要毒S他,听的好难受……
城市重新亮起了光明,我们收拾好受伤的心回到了房间。

⑤爸爸躺在床上,皱着眉,抽着烟,一声不吭。
我小声的说:我明天去找工作。
爸爸再次拉长了脸说:你去哪找工作,你会做什么。
“我去酒店端盘子,洗碗我总会吧”。
“酒店,酒店是什么地方,还去酒店工作,遇到不三不四的人,到时候学坏。”
“那么多人都在酒店工作,或者车站旁边的餐馆也可以,哪里招人我就去哪里工作。”
“车站更乱,到时被人卖了都不知道。”
“不要你管,我自己明天一早就去找工作。”

一早醒来,我沿着去车站的路,一直走,过了三四个红绿灯。这是我第一次下决心给自己找工作,一路上不停的给自己打气壮胆,在心里演练遇到店里招人时应该如何开口……

来到车站门口,有两家餐馆在招人,老板看了看我,都说年龄太小,吃不了洗碗端菜的苦,他们要招年长一些的人。
我无功而返,因路途比较远,一来一回,我两腿发酸,到家时已经大中午。

刚进门,爸爸站在门口又大声骂到:你去哪了,这么晚才回来,叫你不要就不要去,车站那是什么地方,酒店都是些什么人你不知道……
旁边客厅,房东奶奶大儿子一家正在吃饭,听到爸爸的叫骂声,她的大儿媳走了过来问:Y的,做什么,发这么大的火,把小孩都吓到。
爸爸说:她说去找工作,还说要去酒店那种地方工作,到时被人卖了都不知道。



时间有限,原本计划把初份工作经历讲完,有点事得忙活一下,哈哈,究竟楼主有没有被拐,等我抽空续上………

18 人点赞

热帖

地宝生活服务号

关注身边发生的最新资讯

精彩回复

menghuanchenx
09-27 IP归属: 亚太地区

哈哈,有独立思维的人又不是提线木偶,反抗父母很正常 在最美的年纪,去做自己最想做的事儿不负韶华。

yzj3690
09-27 IP归属: IANA

努力是最好的成长曲

风雨潇潇
09-26 IP归属: 江西省

可以把悬念先告诉你,肯定没被拐,哈哈哈。。。

我以为这次再也不会留悬念,打算整篇最长的。。。。结果。。刚刚有事忙停下了,这不是又快天黑了 ,说好了中秋后要放贴,再拖下去就食言了,而且我也在不停自我督促,争取国庆前这几天把故事接成一个圆,哈哈哈。。

(从七月底整了好多事,一桩接一桩。。实在是集中不了大脑呀,久等了,莫怪哈

鹿五
09-27 IP归属: 江西省

潇潇和我妹一样倔强,母亲还没扬起来鞭子我就跑没影了,等我戚戚缩缩回来,我妹还站在那里,一后背的鞭血印...。

西瓜爱
09-27 IP归属: 局域网

写的真好,娓娓道来把父女间的感情描写的很细腻,想到了自己小时候只知道贪玩,从不会想到为父母分担什么,你父母真是幸福,有这么好的2个闺女。

全部回复

郭音
09-26 IP归属: 江西省

沙发

先点赞,,不管拐没拐,人生经历也是财富,只是楼主留的这个悬念又不知道多久才能看到后续。

风雨潇潇
09-26 IP归属: 江西省

板凳

先点赞,,不管拐没拐,人生经历也是财富,只是楼主留的这个悬念又不知道多久才能看到后续。[图片]
可以把悬念先告诉你,肯定没被拐,哈哈哈。。。

我以为这次再也不会留悬念,打算整篇最长的。。。。结果。。刚刚有事忙停下了,这不是又快天黑了 ,说好了中秋后要放贴,再拖下去就食言了,而且我也在不停自我督促,争取国庆前这几天把故事接成一个圆,哈哈哈。。

(从七月底整了好多事,一桩接一桩。。实在是集中不了大脑呀,久等了,莫怪哈

为民家*公司
09-26 IP归属: 江西省南昌市

地板

yzj3690
09-26 IP归属: IANA

4楼

卧槽 卧槽  盼星星盼月亮 楼主终于开贴了

menghuanchenx
09-26 IP归属: 亚太地区

5楼

哈哈,有那画面感了,倔强又温情的小女生。

风雨潇潇
09-26 IP归属: 江西省

6楼

风雨潇潇
09-26 IP归属: 江西省

7楼

卧槽 卧槽  盼星星盼月亮 楼主终于开贴了
你这是要用欢迎星星和月亮的心情来表达我发的太晚了么。。。哈哈哈。。真的抱歉,但我没失信哈,说了中秋后一定挤出时间写,哈哈。只是比我预计的又要多出一贴,
我往后想了想故事还有点长,今天的时间讲不完,所以只能先发这些了,感谢宝友耐心等待和用心观贴

风雨潇潇
09-26 IP归属: 江西省

8楼

yyw3130
09-26 IP归属: 中国

9楼

谢雨欣……

老鼠1973
09-27 IP归属: 中国

10楼

坚强美丽善良的女神,加油!

上一页 1/6 下一页
赞一个 收藏 回复 分享

分享到

您可以通过浏览器的分享按钮,将这篇经验分享到朋友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