论坛 洪城茶座

七旬老人命丧泳池,责任划分惹争议

0 回复 阅读 651

下一个世纪 2021-05-04 19:50 收藏

四月下旬,在南昌市西湖区中涵国际健身馆外,发生了多起冲突。



冲突的双方里,一方是中涵国际健身馆的工作人员,而另一方,是南昌市民郑春根的家人。

今年4月20号,71岁的郑春根在中涵国际健身馆游泳时发生意外身亡,围绕后续事宜的处理等问题,双方争议不断。

图片

郑春根今年71岁,平时十分喜欢运动,尤其热爱游泳。前两年在自家附近的中涵国际健身馆办了张会员卡,平日里没事就去游两圈。4月20号,郑春根如往常一样来到中涵国际健身馆的泳池游泳,没想到,竟然出了事。

南昌市急救中心出具的死亡通知单显示,直接导致郑春根死亡的疾病情况为呼吸心跳停止。
    
图片

郑春根的儿子郑亮亮透露,4月20号中午一点左右,父亲做完热身运动之后进入了泳池。他先是游了两圈,当游到第三圈的中间时,突然左右张望并拉扯浮漂,随后沉入了水中。

图片

大约两分钟之后,在泳池里游泳的一个小伙子游到了这里,才发现了异常,他连忙呼叫泳池的安全员。安全员赶来后,并没有下水抢救,而是让发现老人的那个小伙子帮忙把人推上岸。
图片


经过一番急救,但是最终,郑春根还是没有被抢救过来。悲痛之余,郑家人认为,中涵国际健身馆对郑春根的死亡,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。

图片

对此,律师主持人徐志强表示,根据《民法典》第一千一百九十八条规定,宾馆、商场、体育馆等经营场所、公共场所的经营者、管理者或者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,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,造成他人损害的,应当承担侵权责任。家属想要中涵国际健身馆承担责任,首先需要证明健身馆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。听完律师主持人的观点,郑家人认为,健身馆并没有尽到安全保障义务。

图片

郑亮亮表示,作为负有泳池安全防护职责的“安全员”,一方面没能及时发现泳池里的溺亡事件,另一方面,在老人出现意外之后,也没能及时参与施救,反倒是让救人的小伙子进行施救,安全员的表现非常不专业。事发之后,他们试图向当时的“安全员”了解情况,却意外得知,当时在场的“安全员”其实并不是安全员,而是健身馆的销售经理。。

图片

律师主持人表示,郑家人口中的“安全员”,应该为“游泳救生员”。根据2014年5月1日起实施的《体育场所开放条件与技术要求》的定义,救生员是在游泳场所中对游泳者的安全进行有效的观察和防护,对溺水者进行赴救,并在医务人员到来之前进行现场急救的人员。而且该国家标准还要求,水面面积在250㎡及以下的游泳池,应至少配备泳池救生员3人。对照这个标准,中涵国际健身馆显然不合格。

为全面准确了解事情全貌,记者联系了中涵国际健身馆。然而,他们拒绝了我们的采访要求。

不过,在我们获得的这家健身馆方面负责人的一段录音中,该负责人透露,事发之后,在公安机关的协调下,他们已经给了死者家属一笔钱,对方也答应不再主张权利。但是,家属拿到钱后却出尔反尔,通过披麻戴孝、播放哀乐等过激手段干扰店内正常经营。

图片

对此,郑家人表示,中涵国际健身方面确实给了三万元,但这并不代表事情已经了结,因为这一数额与对方应当承担的责任并不匹配。

律师主持人徐志强表示,家属维权的心情可以理解,但是不能采用干扰对方正常经营这种非理性的过激的方式。至于健身馆是否要承担责任?还是要依照法律与相关规定,具体来说就是有没有尽到安全保障义务,是否配齐必要的泳池救生员。

对于这一点,在录音中,中涵国际健身馆负责人不愿作出回应,他只强调,他们店内的配备非常齐全。

律师主持人徐志强表示,民事纠纷的处理,一般适用“谁主张谁举证”的原则,健身馆方面如果无法证明配齐了3名泳池救生员,而死者家属出示的监控又能证明健身馆游泳救生员不足的情况下,健身馆则难以洗脱在安全保障方面,没有尽到义务的嫌疑,应当依法承担一定的责任。

图片

在采访中,曾经在中涵国际健身馆工作的小曾透露,据他了解,事发时,泳池里确实没有救生员在场,店内的救生员有事外出了。

针对目前的僵局,徐志强建议,当事双方能够保持克制,本着真诚的态度,协商处理,避免冲突扩大。当然,协商不成,双方依然可以通过法律途径解决争端。





人点赞

热帖

地宝生活服务号

关注身边发生的最新资讯

赞一个 收藏 回复 分享

分享到

您可以通过浏览器的分享按钮,将这篇经验分享到朋友圈